投资有风险 入市需谨慎
APP
下载3点财经客户端

扫描关注

微信公众号
3点财经二维码 3点财经

当区块链闯进公益,最大的阻力是人性还是技术?

3点财经 ·

2019-07-11 15:06:46

热度: 0

8年前,“郭美美事件”让中国公益事业蒙尘。传统公益事业长期存在的账户信息、资金流转、求助信息等不透明的问题,这一直是影响公益事业朝更大规模发展的阻力。试想

8年前,“郭美美事件”让中国公益事业蒙尘。

传统公益事业长期存在的账户信息、资金流转、求助信息等不透明的问题,这一直是影响公益事业朝更大规模发展的阻力。

试想一下,当你得知,寄托着你的爱心和善意的钱款,换来的不是山区的小朋友的新书包,而是给“郭美美们”买了包包,以后捐赠献爱心的善举,你还会毫不犹豫吗?

被誉为“信任机器”的区块链,似乎与公益场景相得益彰,应该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那般美好。相关部门、商业平台、公益组织、普通民众,或是对技术持观望态度、或是闭门造车、或是担心既得利益受损、或是对技术不理解,每一块都形成了封闭的信息孤岛,即使面对既成的解决方案,谁也不太情愿牵头推动。这是为什么呢?

 

 01 “我们只是提供技术,他们才是话事人”

2018年平安夜,湖南卫视主持人李锐一路长途跋涉,来到了湖南湘西自治州保靖县吕洞村,看望乡村支教老师。

吕洞平均海拔800米,山路崎岖,云雾缭绕,自然风景怡人,但吕洞小学30多名学生却只有1位常驻老师,师资力量严重缺乏。

农村师资力量缺乏是全国性问题。这些地方多是偏僻山区,生活条件差,教师工资低,因而流失率高。

 

过去传统公益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向支教项目捐款捐物资等。如果公益加上区块链技术,能否更好地解决问题?

时间往前推一个月,百度度小满金融发布了《区块链研究与应用白皮书》,声称首次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滇西北支教老师经费补贴项目,实现“善款可追溯的透明公益”。

白皮书上说明,用户通过钱包捐出钱款,区块链会自动记录匿名后的捐款人的账户信息、时间、金额、去向。

资金记账信息经由度小满区块链平台集中流向灵山基金会,途经灵山基金会的钱款信息统一上链,包括捐款累计金额、转账机构名称、被转账机构名称、时间金额及拨付用途。

最终,所有的钱款会流向并分发到支教老师的账户中,相关的信息也会上链以确保钱款到所需要的人的手中。

数据上链之后,用户能查到自己所捐的善款经过多少次流转,最后到底去哪了。

 

截图自度小满金融区块链研究与应用白皮书

这似乎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但经笔者体验后,却感受到了技术理想与现实落地之间的差距。

打开度小满区块链溯源SAAS平台,按照相关介绍输入示例的捐赠记录ID,溯源详情页中,的确包含了捐赠人账号、区块哈希等捐赠记录,以及白皮书中所描述的中间拨款、收款记录等具体信息。


截图自度小满SAAS平台

但是,链接往滇西北支教老师经费补贴项目捐款之后,并未立即有捐赠记录ID相关的任何信息,仅在项目进展页发现了捐赠账号、时间和金额这三项信息。

这样一来,用户捐款之后,无法立即查到钱款流转的路径。

 

百度金融区块链负责人李丰表示,捐款之后,后台会生成与项目相关的唯一ID。并称:

“当时设想比较好的模式,用户根本不用感知捐款ID,而是直接在捐款相关页查询这笔钱的流转。但是在实际业务对接中,由于业务改造成本、以及公益基金会方面的原因,无法实现最好的方案,因此变成了现在异步、非实时的方案。“

在这里,度小满扮演的只是技术提供商的角色,最后如何使用区块链平台,开放多少查询或溯源功能给捐赠者,拍板的还是慈善机构。公益产业本身链条太长,如果全面实现区块链公益的愿景,势必涉及多方利益,要打通多个环节,作为一家提供技术的公司,显然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李丰最后无奈地说:“我们只是提供技术,他们才是话事人。”

 

蚂蚁金服也遇到同样的问题,据《公益时报》报道,早在2017年,蚂蚁区块链与壹基金“照亮星星的孩子”项目公益尝试中,善款从壹基金账户拨付给执行机构,后续的资金并未显示,未运用区块链技术进行信息录入。

蚂蚁金服当时的解释是:

考虑到区块链技术还在试水阶段,基金会或慈善机构需要适应,因此给他们开放了自定义显示信息功能,大部分慈善机构选择向用户全部展示资金拨付信息,而壹基金选择了部分展示。

蚂蚁金服方称公益只是区块链落地的一个小应用,最近并没有太多的突破,蚂蚁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等商业化的场景应用进展较多。

 

腾讯的区块链应用与蚂蚁金服情况大体相似。腾讯区块链业务总经理蔡弋戈接受采访时表示:

公益寻人领域是腾讯区块链最早进行探索的众多场景之一,积累了多个寻人成功案例。2019年将在公益领域持续探索。

同时蔡弋戈强调,除了公益之外,腾讯区块链已经落地电子发票、供应链金融、医疗、物流信息等其他多个场景。

除了“公益寻人”之外,蔡弋戈并未提及其他公益应用落地项目。

显然,即便由互联网巨头牵头,区块链与公益项目的结合,并未如人们所期待中的那般顺利和完美。

 

 02 “区块链可以让我们清白一点”

除了BAT等互联网巨头,一些公益平台、互助机构也纷纷入局区块链。

众托帮便是其中一家。2016年3月众托帮互助平台成立,同年12月7日即上线了“心链”平台。据介绍,“心链”是众托帮专门针对自己的公益事业开发的产品,将用户所有捐赠金额、资金流向等信息记录在区块链上,让个人公益行为转化为“爱心数字资产”。

众托帮联合创始人龙格称,众托帮是最早在公益领域运用区块链的公司之一,但是现在主要业务不是区块链项目,而是网络互助。

登录众托帮网站,据平台介绍,输入用户编号,就能查询区块链信息。但笔者发现平台仅能查看到加密后的服务地址、时间、捐赠项目这些信息,互助金及拨付情况并无记录。

 

并且,按照平台介绍,用户需要在微信公众号的个人中心,通过手机验证码查询自己的编号和秘钥,编号和秘钥及查询过程均通过微信平台。

显然,不仅查不到互助金及拨付情况记录,连用户的编号及密钥信息均需要嫁接在微信这个第三方平台上,几乎背离了区块链信息公开、透明、不可篡改等技术愿景。

 

对此,龙格回应称:

我们只是用了区块链最基础的技术,不可能实现完全公开透明的理想化状态。涉及到支付、资金流等方面的问题,虽然用户查询不到具体的款项拨付和流转信息,但是区块链技术可以让众托帮“自证清白

说实话,我们用不用这个技术都没什么区别,只是说用了这个技术,相对来说会变得更加公开透明一点,或者说可以自证清白一点……比如说我捐了5毛钱,跟大家的钱合在一起有30万,按之前的操作,数据都在我们公司,都可以改的,但是用了区块链就不能改了,因为具体的信息都是在区块链上智能合约记载的。我们是最早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平台,也一直坚持在用”。

 

相比众托帮,水滴公司对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则显得谨慎得多。早在2016年,水滴公司的创始人沈鹏就已经提出“区块链+保险”概念,但是后来并没有上链。

2018年5月,水滴公司与腾讯、高榕资本等机构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设立了区块链研究中心。据水滴公司区块链负责人蒋伟透露,后来委员会成立,区块链项目也在做一些课题、调研,但是目前还没有具体落地。

蒋伟回忆,水滴公司于2016年成立了水滴互助,当时认为区块链与互助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结合点。水滴一开始想做公链,类似于以太坊,毕竟公链能够直接连接用户和各大机构,在开放度和公信力方面会更强。但当时公链技术上实现存在问题,包括每秒交易次数低和费用高等问题,都难以满足当时水滴的业务需求。

后来水滴公司开始探索联盟链,与腾讯云、华为云、趣链等公司商讨,发现市面上并没有做得特别好的案例。

借助联盟链主要解决增信的问题(增信:credit enhancement,指的是一种信用增进措施,有帮助融资主体更好的融资、降低债权投资人投资风险等作用),最好有一个政府机构作为第三方加入进来,一方面政府背书对平台增信效果好,另一方面也便于政府的监管。

 

“政府机构一般也不愿意参与,区块链能解决的就是数据或资金不可篡改、可追溯,但如果只是我们自己或关联方在做,那区块链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蒋伟说。

蒋伟称,“水滴公司对用户做过调研,大多用户对区块链的认知浅薄,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或者认知停留在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层面。所以就算投入精力上链,对用户的影响会比较弱,对我们的业务也没有太多帮助。”

无论是自证清白,还是疑虑观望,区块链+公益的这桩“婚事”,没人愿意牵头主持。

关键字:

推广
id_3广告位-758*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