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有风险 入市需谨慎
APP
下载3点财经客户端

扫描关注

微信公众号
3点财经二维码 3点财经

长铗:未来三年,是公链落地的最后窗口期!

3点财经 ·

2019-08-06 17:21:39

热度: 0

长铗是最早在国内提出“区块链不可能三角”问题的人。在《梦想成为富人,却不想努力?幻想与行动间还差一个长铗的故事》一文中,白话区块链给大家介绍了长铗如何从一个

长铗是最早在国内提出“区块链不可能三角”问题的人。在《梦想成为富人,却不想努力?幻想与行动间还差一个长铗的故事》一文中,白话区块链给大家介绍了长铗如何从一个天马行空的科幻作家,蜕变成区块链行业的先行者与布道者。
 
长铗如何看待 V 神的这个构想呢?近年来很火的 Layer 2 解决方案,真的能破解“区块链不可能三角”吗?作为一名创业者,长铗追求什么样的体验呢?
带着以上种种疑问,白话区块链近期文字采访了长铗。以下是采访内容:
 
 01 底层基础设施
问:资产上链是庞大的系统工程,比原将资产按可分割、可互换分为四个象限,如果希望将现实资产(如不动产、商品)上链,除了区块链技术的完善和应用的开发,我们还需要哪些配套的底层基础设施?您乐观估计这些基础设计的完善、规模化地推广应用还需要多久?
 
长铗:在现实资产上链之前,还有一个虚拟资产的阶段其实还远没有完成。1C0 只是虚拟金融的冰山一角,DeFi 才是冰山本身。DAO、稳定币、Bancor 协议、Swap 协议、DEX、借贷、拍卖、期权等金融创新都还只是初露峥嵘,更不用说跨链协议、隐私交易等技术创新。
除此之外,比原团队还特别注重一个基础设施,就是基于币天销毁的信用评价体系的建立,链上信用的价值还远未被引起重视。正如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的价值是巨大的,但它作为信用工具的价值更是巨大到难以想象,区块链作为资产交易工具的价值也远小于它作为信用评估工具的价值。
上述基础设施的完善至少需要三年,但如果链上虚拟资产得到大规模应用,那么离链下资产大规模上链就不远了,因为这不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策问题了。
 
 02 分层的区块链架构
问: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之前在其博客上提出了二层状态计划和区块链数据层合作构想,引起了业内一些热论。您认为分层的区块链架构是否已在业内达成共识?比原链的数据存储和计算是如何实现的?
 
长铗:Vitalik 说的使用低成本公链做数据层难以实现, 因为存储开销会顺着市场用户的增加而正比增长,只有独立的侧链才是解决方案。
比原链推出的 Bystack 目标就是数据计算和价值存储分层实现,一主多侧链架构实现了“主链负责资产价值不可篡改,侧链管理业务应用和数据存储”, 所有价值都在主链创造,通过跨链技术传递到侧链, 用于复杂的应用场景。多侧架构让任何人可运行不同的侧链,相互没有交集,这样“侧侧隔离”可以保障业务数据的安全性和隐私性。
 
 03 一主多侧架构与Layer 2
问:您在国内最早提出了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理论。据介绍资料显示,Bystack 的“一主多侧架构”是针对不可能三角的解决方案,在您看来,一主多侧架构在本质上和主打 Layer 2 优化的双层结构解决方案有哪些根本上的不同呢?
 
长铗:最大的区别来自顶层设计。很多项目是先有了一辆自行车,这辆自行车可能是现成的公链,以太坊或其它公链,然后再针对这辆自行车琢磨怎么加上发动机。所以,很多 Layer 2 项目都没有自己的公链,它们是建筑在其它公链上的二层网络,像 Plasma,Truebit。
我们一开始就没想制造自行车,奔着造汽车去的。所以,第一阶段我们实现了 Layer 1:Bytom 公链。第二阶段实现了 Layer 2:Vapor 侧链。两个阶段层叠,一层叠加在另一层之上,所以才有栈的概念:Bystack。
所以,我们的开发难度较一般公链要大很多,周期也要长很多。第一阶段,我们并没有侧重开发链上应用,因为在 Layer 1 上的应用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另外一个区别是我们强调一主多侧,Vapor 可能只是我们第一条侧链,以后可能还会有其它侧链。针对不同商业需求接入不同侧链,比如虚拟资产是一条链,金融资产可能又是一条链,它们对 KYC、安全、匿名性的要求都大不一样。用一条链来解决所有场景,或用一主一侧来解决所有场景是不现实的。
 
 04 “15年流浪计划”
问:Bystack 平台发布后,其“15 年流浪计划”的战略令人印象深刻 ,该计划的稳步推进,您觉得需要具备哪些最重要的能力和条件?
 
长铗:这需要开发团队对项目愿景有非常清晰的规划,而不能左右摇摆,追逐热点。
我们一开始定位就是资产上链,区块链本质是降低了交易的成本,消除了可信第三方,那么,具有价值转移属性的领域是应该重点关注的方向。我们白皮书的大目标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开发细节上会适时微调。
另外一个,比原团队非常强调长远价值观,提倡延时满足,所以我们团队的稳定性是靠前的。圈内有些项目会因为业务方向上的大调整,有时会砍掉某条线上的整个团队,这种事在我们这几乎不会发生。
虽然我们提出长达 15 年的开发计划,但不是说我们需要等待漫长的 15 年,其实第二个阶段(未来三年)就应该会看到杀手级的链上应用。这就好比火箭推动器,第一级、第二级、第三级渐次推进,如果第二级失败,第三级、第四级也没有意义。所以,我们判断未来三年,是公链落地的最后窗口期。
 
 05 PoS共识机制下的DeFi
问:基于您之前的观点,似乎更认可 PoW 共识机制的安全性。目前有很多在 DeFi 领域的探索项目,这些和金融有关的项目又基本都采用了 PoS 共识机制。在您看来,基于 PoS 共识的 DeFi 在架构上是否存在有待商榷之处,极端情况下会导致怎样的影响?
 
长铗:是的,这就顶层设计上的问题。我有一个观点,只有 Layer 1 是计算共识(PoW)的链,才需要非计算共识(PoS、BFT)的 Layer 2;如果第一层网络是非计算共识,就没有必要再做 Layer 2 了。
一条 1000TPS 的基于 BFT 的链,与一条 10000TPS 的同样基于 BFT 的链,有什么本质区别吗?没有,它们都是准入共识。只有一条非准入链加一条准入链,才构成去中心化与效率兼顾的“可能三角”。
基于 PoS 共识的 DeFi 在安全性上显然是有隐患的。金融资产尤其注重交易的不可逆转性、数据的不可回滚性,如果告诉你这条链上只需十个或二十一节点同意通过,就可以回撤交易、回滚数据,你还愿意在上面发行上百亿的资产吗?
 
 06 职业转换
问:科幻作家和将科幻实现的创业者,在很多人看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前者需要强科学基础且逻辑自洽想象,后者更要埋头现实踏实苦干;前者管理自己为主,后者要带领团队。在这样的职业转换中,您追求的是什么样的体验呢?
 
长铗:创业需要一个基本素养就是想象力。在比原团队中,我的任务就是给大家画出蓝图,告诉大家,未来就是这样。
每一位创业者其实都是时间旅行者,他告诉所有人,未来就是这样的,但大部分人只是好奇的观望,只有少数人相信他,然后他们成功了,创造了未来。
关键字:

推广
id_3广告位-758*200